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丹枫】孽缘(小说)

编辑推荐 【丹枫】孽缘(小说)


作者:尘如梦 白丁,13.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57发表时间:2018-02-10 23:55:13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我都想他了。”在一个小村子偏东的一栋四间大房子里,热乎乎的炕上,躺着一位三十不到的女人,正在被窝里和人聊天,时不时的她还用语音,一会呵呵呵地笑,一会又发个小人头象。在她身右边炕头上有一个小男孩紧裹着厚厚的被,自己一个被窝。近腊月的天北方正是最冷的时候。
   “咋了,真想你爸还是想你爸给你买吃的了?”女人听见儿子的说话声,对着手机说了声:“拜拜,以后再聊。”随后发了张再见的表情图,把手机放在了枕头边上,身子挪了挪,冰凉的手伸进了儿子的被窝,不一会屋子里传出了她和孩子的欢笑声。
   她叫赵小娜,今年二十八岁,和老公李新朋结婚五年了,儿子春生四岁。
   “想吃的了。”春生推开妈妈摸着他屁股的凉手,呲着牙在笑。其实他对爸爸都有些陌生了,从他没出生李新朋就外出打工,生他时都没赶回来,因当时去南方的一座城市修高速公路,工资是相当高的。直到春生满月了,才完工回来,李新朋为此总觉得对不起妻子赵小娜。所以一回来,对她加倍的疼爱,言听计从,每次回来都会给她买上好几件流行时尚的衣裙,还会给儿子买上大包小包吃的和玩具。
   春生只知道有个叫爸爸的人,会隔上几个月能见一次面,他一回来自己就有好多好吃的,还有这个人每一次回来就往妈妈的被窝里钻,还亲妈妈,还……反正有他在妈妈会不让自己挨着她睡,让这个人睡中间,他不太喜欢这个人,但一馋了,他就会想他。
   “好哇!等爸爸回来,我要告诉他,你不想爸爸,只想好吃的。”赵小娜用手抓痒着春生的肋骨,惹得他咯咯咯地笑。
   过了一会屋里静了下来,春生疯累了,睡了,赵小娜一只手支着炕上,另一只手给儿子掖了掖被角。
   回过身来的她,眼望着天花板发呆,唉,这天真冷!赵小娜有些想老公了,于其说想李新朋,不如说想有个怀抱,给她点温暖。
   常年的孤独寂寞伴着她,尤其是在冬天的晚上,夜来得特别的早,春生睡了后,屋里静得吓人,只能听见春生的呼吸声,和窗外邻居家的一两声狗叫。夏天是满池塘的蛙鸣声,叫得她半宿半宿地睡不着,秋天是蟋蟀的声音,一直缠绵着到天明。还有更可怕的是雷声,那种落地的雷,一个雳闪过后,前屋后院满地滚着的响,震得炕皮直动颤。吓得春生搂着她的脖子头扎在怀里一动不敢动。那时的赵小娜好想有老公在身边,给她和儿子壮胆。
   赵小娜的老公李新朋,刚出生不久父亲出车祸死了,母亲就把他放在了孤儿院的门口,悄悄地走了,所以他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
   到了他十八岁那年,有能力出去挣钱了,就出外打工。凭着不怕吃苦,不嫌挣的钱少,有活就干的那股劲,终于自己白手起家,盖起了四间大瓦房,房子成了村子里最好的。
   赵小娜的姑姑就在这个村子里住,把亲侄女介绍给了没爹少妈又能干的李新朋。
   结婚后的赵小娜,从没有觉得男人常年不在家出外打工,有什么不好的。为了让生活好一些,不能让别人把自己家的日子落下,俗话说得好,一家过日子,百家瞧。现在是家家几乎全是妇女儿童和老人在家了,年青力壮的和略有一些劳动能力的都上工地干活去了,再有就是几个种田大户,包了半村子的地,也都是为了把日子过好。
   “别人都能守住这份寂寞,我为什么不能?”赵小娜常常这样想。“喂,老婆在干嘛呢?”“喂老婆,我想你和儿子了,真的想!”李新朋有时来的一个电话,或微信上的一个小人脸亲另一个小人脸的图片,都会让她兴奋得好久睡不着。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赵小娜习惯了这种生活,白天忙着家务和抚育儿子,送他到上幼儿园的校车上,按点接他回来。晚上没事和自己的好友上上网,有时还可以和远在外地的老公,聊上几句,会让她忘了那份思念和孤单。
   “干啥去?这大冷的天?”早上吃过饭,赵小雅想上街里一趟,看春生馋了,要给他买点吃的去。又怕春生冷,不打算带他去,给他穿上羽绒服,戴上帽子手套,捂了个严严实实送到了姑姑家。
   在等车时,遇见了同村也正在等车的一个比李新朋大了几岁的王品一,三十好几还没有成家的男人。
   赵小娜家的地就租给了他种,原来给姑姑家种了,后来表哥、表嫂搬市里做买卖去了,姑家的地也不种了,一起租给了这个长年不出外干活的老光棍儿。
   “啊,三哥,我去给孩子买点东西,你也上街呀?”赵小娜看了一眼王品一。从姑夫那论来的这个称呼,他是赵小娜姑姑的大伯哥家的三小子,大哥俩孩子都十多岁了,就他没成家,领着个老寡妇妈过日子,他十三岁时爸爸拉柴草时,从车上掉下来摔瘫了,后来死了,拉了一屁股的债。等王品一的两个哥哥长大了能挣钱了才还上,后来又各自娶了媳妇儿成家立业出去单过了,有时也会拉巴一下老妈和这个弟弟,但毕竟家底子还是薄,所以王品一直到三十几岁了日子过起来了,也没娶上个媳妇。
   依着姑父是要把赵小娜介绍给侄子的,可姑姑看上了李新朋,还说,哪有娘俩嫁爷俩的,绝对不行,你们老王家锅盖再好涮也不行。王品一其实在很小的时候就是认识常来东院婶子家的赵小娜,他俩从小就经常在一块玩,过家家时还扮过小两口。
   “我上街里买点青菜啥的,明天我家杀年猪,你和春生都过来吃肉。”王品一家养了不少的猪,他这个人挺能干的,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除了卖之外,年年过春节前会杀一头猪,请半屯子的人来吃喝一顿。
   “不了,我不太爱吃肉,春生一个小孩更不爱吃。”赵小娜总觉得,王品一每次看到她时眼神有些不对,亮亮的有一些说不出来的东西,使她不敢和他对视。
   “那,油滋肉,爱吃吧?到时我给你送些去。”王品一还记得小时候的赵小娜特爱吃油滋肉,每到年前婶子家杀猪,赵小娜必来住上几天,叔叔一到吃饭时也会叫上他去吃,他记得有一回他俩为了抢油滋肉里的一块猪腰子,差点打了起来。
   “我……车来了。”赵小娜的脸有些红,刚要说我不爱吃了,千万别送。不知啥时候,车已经停在了他俩身旁。
  
   “小娜,开门,我给你和春生送了点烩菜,血肠,还有油滋肉。”第二天晚上六点多,天早就黑了。于小娜也躺下来,和老公在微信上聊了一会,李新朋说五天后回来,过完春节再出去。赵小娜好开心,真的有种天天依在老公怀里的那种需求,看着儿子睡熟了的小脸,和老公李新朋那么的像,赵小娜轻轻地起身在儿子的小脸上亲了一下,刚回到自己的被窝里,就听见窗下王品一的声音。
   “我都躺下了,你咋进来的?”赵小娜家的大门被她早早的锁上了。
   “快开门,我妈刚焅完,还热乎着呢,就你家的墙能挡住我吗?我跳墙过来的。”王品一今天不知为什么,非常地兴奋,有种压抑不住的冲动,也许是喝了好多酒的原故,酒壮英雄胆。他居然一蹿就上了李新朋家的高墙,又一蹦跳到了墙里,回手把放在墙头上的一个盆端在手上,从园子里的小门进了赵小娜家的院子。
   “你放那吧,我一会出去端进来。”赵小娜的心砰砰砰直跳,她有种预感和不安,觉得王品一可能是没安好心来的。
   “那行,我就放门口了。”王品一把盆子放在了赵小娜家的门前,自己悄悄躲身蹲在了门西的窗户下。等了好一会,门灯亮了,赵小娜打开门后,四下望了一下。“没人,真走了?”正当她刚端起盆来转身要回去的一瞬间,王品一一下子从门后窜了上来,一步从赵小娜的身旁挤进了她家的走廊。
   “你……你没走?你要干嘛?”赵小娜吓了一跳,浑身直抖,手里的盆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竟掉到了地上。“娜,别怕,看你,撒了一地,白瞎了,我帮你收拾。”王品一直喘着粗气,他想一下拦腰抱住身上裹着一件棉睡衣的赵小娜,她白嫩的胸部和丰满的乳沟让王品一的眼睛发了直。可当他的眼睛从赵小娜的胸前移到她的脸上时,灯光下,看到的是恐惧,惊慌和愤怒,他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
   “怎么办?”赵小娜趁王品一低头帮她弄撒在地上的菜这个空当,赶紧进了里屋,一把抓住了暗锁,手一转,想把卧室的门锁上,转了几下没反应,这时她才想起来,坏了的门锁一直没修。
   “小娜,给我开门!”王品一使劲地推打着门,还大声叫着,他心里充满了恨,恨自己太没用了,这么好的机会,自己退缩了,又恨赵小娜太狡猾了,玩了自己。
   “你到底要干啥?你再不走,我马上打电话报警。”赵小娜又急又气,又怕他把春生喊醒了,吓着了孩子,使劲地倚在门上,她没有机会去取手机。
   “我不会把你怎样的,只想告诉你,我一直喜欢你,从小就喜欢,你当初如果嫁给了我,不用这么的天天守活寡了,也不用这么辛苦,我心疼你。”王品一说着竟痛哭流渧地大嚎起来。
   “你到底要干啥?跑我这鬼哭狼嚎的,我现在嫁的人不是你,我有老公,他很疼我,爱我,他为了我和孩子,才出去离家舍业地打工的。”赵小娜拼命地倚着门,门还是在不停地来回动。
   “娜,我喜欢你,真的,我今天就是要得到你……”王品一的这句话刚落,他又加一些力气,他发现门不是锁着的,来回的动,他用了八成的劲,门猛地就被他一下撞开了,赵小娜被撞倒在地,神色慌张的她刚从地上爬起来,王品一二话没说上前一把就把赵小娜搂在了怀里,一顿的乱啃,又小又瘦的赵小娜哪里撕扯过他,只几下就被又高又大的王品一放在了炕上扒了个精光,他把裤子脱了下去,扔在了地上,上衣没有来得及脱,眼珠子都红了的王品一疯了一样狠狠地趴在了正在哭喊着的赵小娜的身上……
   “妈妈,别欺负我妈妈……”被妈妈的哭喊声和王品一牛一样的喘气声吓醒了的春生,哭叫着从被窝里爬了起来,小手用力地捶打着王品一的脸,还想搬开他正趴在妈妈身上宽厚的上下起浮的身子。
   “我要报警,让你对你做的事受到惩罚。”瑟瑟发抖的赵小娜披头散发地用被裹着瘦弱的身子,狠狠地看着正站在地上系裤子的王品一。
   “妈妈……”春生连哭带吓,满脸的鼻涕眼泪,可怜地蹲在妈妈的身边大叫着,冻得直哆嗦。
   “报警吧,娜,为了你蹲大狱我也认了,但你要记住,我才是最爱你的人。”王品一心满意足地看了一眼赵小娜,眼睛里除了爱还有了一丝的羞愧,推开门走了,这时的他似乎酒是全醒了。
   “畜牲,等着警察来抓你吧!”赵小娜见王品一出了门,颤抖着起身找到了被丟在炕里的睡衣,一个带子被王品一拽掉了系在另一面的带子上。
   “喂!是110吗?我要报警。”赵小娜拨响了报警的电话。
   第二天全村子的人都知道了,王品一昨晚趁着酒劲把李新朋媳妇儿给强奸了,被警察半夜就给抓走了。
   “啥?王品一把你给强奸了?他被抓走了?”刚进家门的李新朋,满脸的风尘,刚把行李放下。听赵小娜的一席话后,满眼的吃惊和怨恨。
   “新朋,对不起,原谅我。”赵小娜满眼的泪,从炕里一下子跪爬在老公的身边,抱着他大哭起来。
   “是你先勾引的他吧?我不在家你闲得难受,是不?”李新朋用力推开了搂着他腰的赵小娜。
   “你……说啥呢?”赵小娜以为老公会体谅她,原谅自己。
   “我要和你离婚,我不会和一个不洁的女人在一起,那样会恶心。”李新朋脸上冷冷的,对摊在炕上的赵小娜无情地说。
   “不许你欺负妈妈,你也是坏人……”春生一天没下地,陪在妈妈身边。
   “春生,那是爸爸,你不是想爸爸了吗?新朋,看在儿子的份上,求你原谅我。”赵小娜仿佛看到了救星,一把把儿子拉到了李新朋身边。
   “儿子?是我的还是他的?为什么生春生那天他在场?”李新朋突然间想起,当孩子满月时自己回来那天,赵小娜告诉他多亏了王品一打车及时,和姑姑,姑夫一起送她上了医院,不然春生和她可能就没命了。当时的李新朋心里对王品一还充满了感激。
   “李新朋,你不能这样怀疑我。春生就是你的儿子,你看他和你长得一模一样,那天是他骑摩托车去公路上拦的车,我才安全生下了你的儿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赵小娜气得嚎啕大哭。
   “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王品一不找老婆,不出去打工,你们俩早就有奸情,是不是这么回事?说!为啥这回要告他?”完全失去了理智的李新朋疯了一样地一把推开了儿子春生,眼睛里有一道寒光,直刺赵小娜那颗已经破碎了的心。
   “李新明,既然你不肯原谅我,那咱们就啥也别说了,我也不想为我自己辩白,离就离吧,但我还是得必须告诉你,我对得起你,我是清白的,我从来没有勾引过任何人。还有离婚可以,春生必须归我。”赵小娜强忍住心里的痛,抹了一把眼泪,她做梦也没想到老公会这么看她,她的心疼得发冷。也许夫妻长期的分居,感情再好,也经不起一点波浪的冲击。
   赵小娜和李新朋离婚的消息又一次打破了小村的宁静,在人们纷纷攘攘的闲言碎语中,四年过去了。
   王品一带着一颗复杂的心走出来监狱的大门。他不后悔,有的是对母亲的愧疚和对赵小娜的那份更强烈的思念。

共 685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孽缘故事多,各各不相同!赵小娜的姑姑把亲侄女介绍给了没爹少妈又能干的李新朋。而自幼就与赵小娜要好的王品一,因为是赵小娜姑父的亲侄子,姑姑极力反对赵小娜嫁给王品一。赵小娜嫁给李新朋后生育了儿子春生,而李新朋常年在外打工。王品一过了而立之年还没有说上媳妇,他心里还一直惦记着赵小娜。一天,王品一借杀年猪给赵小娜送肉的机会,强行与赵小娜发生了关系,赵小娜当即报警,王品一被抓判刑六年。意外的是,李新朋不能原谅妻子受人侮辱,竟然情愿净身出户与赵小娜离婚了。而更意外的是,赵小娜竟然怀上了王品一孩子,还坚持生下了儿子冬生,提前两年刑满释放回家的王品一,听说了这一切,他的心里一直爱着赵小娜,跪在与地里向赵小娜认错、求婚,终于焐热了赵小娜那颗冰冷的心。全篇文字自然流畅,朴实无华,故事情节曲折感人!力推佳作!【编辑:梦锁孤音】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8-02-10 23:56:10
  全篇文字自然流畅,朴实无华,故事情节曲折感人!为你的佳作点赞!期待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2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8-02-10 23:56:44
  热烈欢迎你入驻江山丹枫诗雨社团,一展文采!欢迎你加入江山诗歌讨论群 555363392;江山新星群175430483 ;丹枫诗雨文友群260574808
梦锁孤音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